汪丛青:HTC的基因就是移动创新 会在合适时机推出移动VR

文章作者:Doreen阅读(408)

 

 

相信圈内人都知道,3月27日,HTC在深圳召开了Vive 2017生态圈大会,公布了成立国际虚拟现实研究院、和斯皮尔伯格合作投入4、5亿美元拍摄VR电影《玩家一号》、有20000个独立的开发公司在Viveport上申请开发产品…….林林总总的好消息背后,还有不少绯闻缠身,比如新品遥遥无期,HTC变卖上海手机工厂投入VR产业等。

 

借着大会,记者有幸和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、HTC虚拟现实新科技部门副总裁鲍永哲深入聊了聊,他们对外界谣传的HTC未来押宝VR进行了澄清,并对VR行业的未来趋势进行了解析。

 

 

 卖掉手机厂和VR没有任何关系 

 

 

记者:最近看到HTC宣布关闭上海的手机工厂,外界认为这是HTC未来要全部押注虚拟现实的信号,是真的吗?

 

鲍永哲:并不是这样的,上海工厂的关闭是有很多考量的,因为那个厂本来之前就没有用了,有资产活化方面的考虑,VR跟这个是没关系的。手机业务和VR业务现在是两个相对比较独立的部门,关闭工厂是手机部门做的决定,跟Vive团队没有任何关联,我们也不会去影响他们做什么样的决定。

 

记者:有人认为HTC要卖掉手机工厂,持续为HTC Vive输血。

 

汪丛青:我只能说有些人的想象力很丰富。

 

记者:所以那笔资金不是用给HTC Vive这边?

 

鲍永哲:不是。

 

记者:现在在HTC Vive业务这一块,它是已经盈利的,还是在持续加大投入的状态?

 

汪丛青:我们现在财务报告的信息没有对外发布,所以也没有分开介绍。

 

记者:那在整体的资源倾斜上,HTC集团有没有偏向VR业务?

 

鲍永哲:现在至少在内部,我们HTC Vive的研发人员并没有手机研发人员多。(很风趣)

 

 

 根本就没有VR寒冬 

 

 

记者:去年下半年至今,大批VR创业公司都倒闭了,你觉得接下来什么样的公司可以活下来,什么样的公司会被淘汰?

 

汪丛青:我以前也是一个创业者,做了好几个公司,我很理解创业的艰难,每个人进入一个领域创业时,都会知道这个风险的,正常情况下会有90%的失败率,所以现在有些公司失败其实很正常,要是这个行业没有人失败,就说明有一些泡沫。

 

好的创业者会想办法去生存,好的创业者发现这里赚不到钱,会想办法从别的地方赚钱,或者这里融不到钱,会从别的地方融钱,他有他的灵活性,他可以控制他的成本,这是创业家、企业家要关心的事。

 

记者:但很多VR创业者反应,融资确实变难了。

 

汪丛青:我也一直在看这个数据,前6个季度,被投的公司一直在增长,被投的额度一直在增长,所以你说寒冬,寒冬是人少了或者没有钱进入这个市场了。现在进入这个市场的VC越来越多,在去年7月份,只有28个公司参加我们的虚拟现实风险投资联盟,总共约100亿美金,现在是45家VC加入,变成了170亿美金。就在短短的半年有这样的变化,你说这是寒冬吗?

 

记者:所以在您看来根本没有寒冬?

 

汪丛青:我觉得好的公司任何时候都可以拿到投资。

 

 

 合适时机推出移动VR 

 

 

记者:外界一直传闻HTC Vive即将推出移动版VR,有没有具体的时间点?

 

汪丛青:我们的DNA就是在移动市场的创新,我们不可能不做,我们现在是要挑选合适的时机去做。

 

记者:去年,Vive在大陆,以17.7%市场占有率取得出货冠军,未来和Sony、Oculus会不会形成地域分割?

 

鲍永哲:我们在开发任何新市场的时候,大家都着眼几个点,第一是它的市场潜力,第二是它的开发者。其实开发者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决定要不要开拓这个市场的因素。在全球来看,坦白来讲美国的市场还是比较大的,美国人花钱的意愿是非常强的,对这种产品他们的消费力和接受度更高。

 

记者:很多VR体验店用的都是Vive的设备,你们如何看待VR线下体验店这个生意?

 

汪丛青:VR体验店是一个很好的事,去年有千万级的用户去过我们的体验店,他们知道什么是高质量的VR体验。体验店是目前让大家最快最好知道什么是VR的方式,但是我们并不依靠它来赚大钱。

 

但它有一个好处就是让开发者可以很快拿到收入,从这个角度,在一个用户群体还在发展初期的时候,体验店是可以给他带来一定收入的,而且是一个可持续性的收入,这很重要。

 

 

 HTC不会做廉价的VR盒子 

 

 

记者:HTC Vive售价6888元,价格相对较高,有没有考虑开发一款类似于“眼镜盒子”的低价产品?

 

汪丛青:我觉得现在HTC Vive代表的就是世界上最好的VR体验,要是我们很快去做一个非常廉价的产品,这对我们的品牌不是一个好事,我们不会做。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强势的地方在哪里,然后找到主攻的方向。

 

记者:在这些盒子中,三星的Gear VR市场反响还不错,这些盒子对于HTC Vive有冲击吗?

 

汪丛青:他们还只是用VR来帮助销售手机,策略是不同的,他们不是要创出一个新的领域,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道路,我也不能说它走的是错的,它的逻辑也成立,但并不是我们想走的。

 

记者:在PC端的VR设备上,国内也出现了一些厂商的设备,价格更低,这有没有对HTC Vive的销量造成冲击?

 

汪丛青:其实竞争对手降价的时候,我们的销量还有增长,所以我觉得没有什危机。用户是很聪明的,也许买一个手机是1000块,那个是2000块,你都可以使用;但是不好的VR体验,你可能就会不舒服,你可能就会呕吐,这是很实际的。

 

 

 未来的VR电影会有无限可能 

 

 

记者:HTC宣布取得了斯皮尔伯格的VR电影《玩家一号(Ready Player One)》和合作权,但是现在VR影片都还只能做到几分钟,你觉得VR电影技术成熟了吗?

 

鲍永哲:很多人会觉得,现在电影是两个小时,以后VR也一定要看两个小时,但所有的媒体动态都是在变化的。VR电影不一定要按照以前拍2D电影的方式拍VR电影,好莱坞对VR很热衷,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一个不同的说故事的方式,他们也不建议我们把现在的2小时的电影套路用到VR的电影里面。

 

汪丛青:我觉得以后的电影不是2小时,也可能是200个小时,全世界做电影的人都不知道未来的走向是什么样的,我感觉以后长的电影不是说我有一个故事,而是我是进入一个虚拟的世界,这个世界不一定是一个人编的,是电脑一直在编,我觉得这才是未来。

 

记者:VR领域很多从事CP(内容)开发的公司,生存都很艰难,你怎么看?

 

汪丛青:去年大概有二三十个内容公司有超过百万级美金的收入,虽然百万级跟一个手游比起来还是一个小数,但是对他们的投入比起来回报还是可以的。现在在300多万个手机的应用上面,99%的收入是前面50名的软件获得的,这个比例更差。对于VR而言,现在1000多个应用,有几十个已经赚到钱了,这个比例跟现有的互联网软件和手机APP比起来都是比较好的表现。

 

记者:所以,这是内容行业的普遍规律?

 

汪丛青:真正赚钱的公司在每个行业都是有限的,前面1%的公司可能会赚90%以上的利润。做得好你才可以赚大钱,但是真正做得好的公司没几个,VR内容公司生存艰难,我不觉得这是一个不正常的事,今年会有越来越多成功的公司,因为整体的数量今年会上去。

 

来源:寻找中国创客

+ 手机扫描阅读、分享本文

参与讨论

登录后参与讨论

Doreen

新闻专业出身,七年媒体工作经验,具有丰富的采访经验和良好的文笔功底。评论(0)文章(1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