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R/AR的投资机会在哪?听听国际顶级风投怎么说

文章作者:Doreen阅读(430)

 

近日,IMMERSE Summit(前身叫Sea VR)在西雅图举行,众多商业领袖汇集于此,探讨VR、AR以及MR给制造、设计、教育、医疗健康等多个领域带来的变革性影响。期间,两位国际顶级VR/AR投资者接受媒体采访时,就“这个沉浸式技术领域是否还存在投资机会,以及他们在投资过程中运用了哪些策略”等话题,分享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

这两位投资者,一位是麦德罗纳风险投资集团(Madrona Venture Group)董事总经理麦特·麦克伊尔万(Matt McIlwain),其曾参与投资了虚拟现实多任务操作软件研发商EnvelopVR和虚拟现实视频流媒体技术公司Pixvana;另一位为高通风险投资(Qualcomm Ventures)总经理帕特里克·埃根(Patrick Eggen),其参与投资了Magic Leap和VR游戏《工作模拟器》的开发商Owlchemy Labs。

 

下面为访谈的详细内容,敬请阅览。

 

记者: 麦特曾说过,投资VR内容其实很难选择,但高通却投资了内容开发商Owlchemy Labs,所以,帕特里克,你能谈谈高通在投资VR内容时通常会采取哪些策略吗?

 

帕特里克:我们的观点是,VR内容创作会遇到发展瓶颈。优质的内容十分有限,我们选择的投资对象一般是早期的公司,它们对整个VR生态只是有限的依赖。比如Owlchemy Labs,其优势在于可以产出高质量的VR内容,但其实还可以有更宽泛的玩法。长远来看,VR必然会出现一个平台级内容竞赛,创建更广泛的VR生态系统。但他们现在更多的只是自己创作内容,未来如果想转变成一个开放的平台,以供其他内容开发者无缝地创作VR内容,这期间还有很多挑战需要面对。

 

高通投资的另一家是3D扫描公司Matterport,这并不是一家纯粹的VR公司,但它可以无缝地将3D模型转化为了VR内容。就在一个月前,Matterport宣布将推出世界上最大的3D模型资料库,里边涵盖近30万个空间模型,可供VR内容开发者使用。因此,我们不是投资单纯的VR内容,而是采取对冲策略,寻找更为广泛的玩法。

 

麦特:我们公司投资的思路与帕特里克所说的类似。以我们投资的Pixvana为例,它的业务和视频相关,但除了拍摄内容外,如何将这些视频拼接在一起?如何处理视频?又如何解码这些内容,从而使其在不同的消费者设备上运行呢?

 

Pixvana本身不是内容制作商,而是创建一个基于云计算的虚拟现实流媒体视频解决方案,以解决VR视频拍摄、加工和分发过程中的问题。他们与一些内容开发者密切合作,让已经成形的视频能在VR世界中得到展示。

 

这些公司一直在理想和现实中找平衡点,他们的目的是想成为一个更宽泛的技术平台,但现有条件下只能先做一些符合实际的业务。

 

记者:去年IMMERSESummit叫做Sea VR论坛,主要关注虚拟现实。随着HoloLens和Magic Leap的出现,我们看到一些大会也会包含增强现实的讨论。你们如何看待VR和AR领域不同的投资机会?未来两者是一个强一个弱,还是会走向融合?

 

麦特:我们勾画了这样一幅图:一开始有VR和AR,接着是分PC带线的和移动的设备。最终,VR和AR会融合成微软所说的“MR”。而随着技术的发展,无需电脑设备,也无需通过电线连接,一切体验都将是360°全沉浸的。很难说这需要多久才能实现,有可能是5年,也有可能是8年,不过这是未来发展的趋势。不过我个人认为,AR想和VR一样,让用户有类似Vive高端的体验,还需要一些技术的突破。

 

帕特里克首先,我同意VR和AR最终会融合在一起的说法。用最简单的方式看,VR可以将你带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;AR可以将一切带到你的模拟世界中。而且你可以操控这一切。如果你认为100%的VR就是全沉浸的、数字化的,那就把“仪表盘”往回调一调,让VR和AR共同存在其中。但现在的关键问题是,VR和AR是两个不同的平台。无论是移动VR、PC端VR或者带主机的VR,甚至MR\AR,现在来看都是独立的平台,呈现明显的碎片化。

 

我们早就投资AR产业了。5年前,我们投资了一家叫做Blippar的公司,他们利用智能手机的摄像头放大模拟世界。他们的产品很快就推入市场,并跟200家一流的品牌进行合作,用他们的新技术把商家的平面广告变得互动起来。用户只要打开应用程序,将摄像头对准一个已经做过互动处理的平面广告,应用中的平面广告就会变成互动的内容了。广告商可以自己制作互动内容,让用户参与广告中的问答、游戏等。

 

事实上,在Magic Leap出现前的三、四年,AR领域就像一片死海,毫无生气。但我们的投资理念一直坚持在某个细分领域投资一家公司,因此我们选择了Blippar ,后来它的壮大逐渐让AR成为主流。四五年来,我们投资公司,看重两个方面:一是使用计算机视觉的技术敏感度;二是市场营销能力。Blippar兼具这两个特性,很快你们将会看到它收购增强现实手机浏览器Layar。

 

MagicLeap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一个全新的范例:一个全栈的平台。如果你看到Magic Leap CEO罗尼在《财富》大会上的所作的演讲,你会发现这真是一个全栈的计算平台。我们认为VR/AR融合将会是继智能手机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,这也正是我们在大力投资的。

 

至于AR领域,我们已经有一个杠铃策略:Blippar的产品早就投入市场,Magic Leap更有潜力冲刺下一代计算体验,我们正在VR领域寻找类似的公司。

 

帕特里克我想补充一点,在VR领域,我们已经看到,虚拟现实环境的某些元素正在被我们的物理世界所增强。举例俩说,我们公司投资的Envelop VR,他们能把你在真实屏幕上做的事带到虚拟世界中。在VR中,很多人仍喜欢用键盘和鼠标,因此通过摄像头,Envelop VR能将你的手、键盘和鼠标带入虚拟世界中。他们用物理世界增强了你的VR世界,这就是VR和AR融合的例子。

 

记者:你们在投资中国VR/AR企业时会面临挑战吗?有何策略?

 

麦特:投资中国企业还不是我们的策略,因为我们只关注早期项目,而且主要聚焦在太平洋西北地区的公司。我们放眼世界只是为了看清楚大趋势,以及什么是真实的,什么是炒作。这个问题可以让帕特里克来谈谈,他们更了解中国市场。

 

帕特里克:还是需要当地的投资团队。就跟麦德罗纳在西雅图投资的策略一样,不仅要有专业的投资伙伴,还要有非常敏锐的获取信息的渠道和网络。

 

中国的市场竞争十分激烈,因此,你得有能力在交易早期就介入进去。而且中国的公司估值也不便宜,事实上,有时候还会出现溢价。在VR和AR领域,中国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跟随者和抄袭者,而是逐渐转向自主创新。

 

在中国移动VR领域,我们投资了一家叫做Ximmerse的公司,其专注于移动视觉计算,主要针对移动头显提出一套完整的输入解决方案,研发移动虚拟现实输入设备。今天移动VR的最大问题在于没有六自由度的追踪系统,导致位置追踪十分有限。如果有一个移动VR输入控制器,这个问题就能解决,而这就是Ximmerse正在做的。今年的OC3上,Oculus也带来了具有最佳计算能力、低延迟、实时追踪的六自由度追踪。

 

我们在全球的七个不同的国家进行了投资,亚洲也有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具有创新力的公司。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,尽管投资A轮和B轮的需求不是没那么强烈,但很多亚洲公司尤其中国都在这一领域积极布局。我认为这是有一定远见的。

 

记者:硬件市场还有投资的机会吗?

 

麦特:我能想到的是,投资那些生产硬件产品中某些特定组件的公司可能还有机会。例如,如果有一款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将植入某款特殊的设备中,我认为这将是一个不错的投资机会。不过即便如此,我敢打赌高通或者其他人会投资,我不会。如果你跟微软的投资人聊,他们会告诉你,为了推动HoloLens,他们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;如果你问Magic Leap,我敢打赌,你依然会获得同样的答复。

 

帕特里克:麦特的观点是从一个风险投资的角度出发,这真的很具挑战性,除非你调整自己的回报,或者在找一家想卖的公司。的确有很多解决了产品问题的公司变得狮子大开口。但总体而言,我们现在投资的早期项目更多的是在软件方面,它们的依赖性更低。中后期投资,我们会看是否具有更高的依赖性,比如视觉追踪、眼球追踪以及其他十分有价值的东西。我们会根据回报率调整期望值。

 

现在VR/AR还出与初级阶段,我们正处于平台之争中。内容制作却十分有限,而且未来依然不是那么清晰,我们都在小心翼翼地前行。就拿AR来说,行业想兴盛起来还有很长一段时间。中长期来看我们看好这个行业,但未来6-9个月,我们会十分谨慎。

 

记者:你们在寻找一款杀手级App吗?

 

麦特:对我个人而言,最精彩的体验是处于一种可以分享的VR/AR场景中。也就是说,我们身体是分开的,但可以一起体验乐趣。比如,在共享的虚拟空间中,大家一起坐在海滩上或者房间中聊天,或者一起工作,而且最后还能出一份电子报告。

 

Facebook正在致力于虚拟社交,这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,我也期待这些能走向商业化。

 

帕特里克我认为Facbook的虚拟社交真的不错,展示出其威力所在。我们关注过一家位于旧金山的叫做AltspaceVR的公司,其愿景就是人们可以处于全沉浸的虚拟空间中进行一切社会性活动,比如一起看电影、面对面谈生意等。这需要时间,Facebook会起到催化剂的作用,加速VR/AR社交的发展。

+ 手机扫描阅读、分享本文

参与讨论

登录后参与讨论

Doreen

新闻专业出身,七年媒体工作经验,具有丰富的采访经验和良好的文笔功底。评论(0)文章(176)